2024 的开源世界:或有更多企业转向商业许可

未来一年,可能会有更多公司将其开源许可证变更为商业许可证、出现新一轮的监管浪潮以及 GenAI 的持续发展。

开源世界在 2023 年伊始就充满了不确定性,科技界大面积裁员、经济动荡不安。生成式 AI 在过去的一年里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而 HashiCorp 许可证的变更则表明,风投公司认为开源模式的前景并不乐观。

在此背景下,Rust 基金会执行董事兼 CEO Rebecca Rumbul 在接受 The New Stack 的采访时,就 2024 年的市场发展发表了一些看法。她认为,目前市场上的乐观情绪已经日渐浓厚。在大幅削减开发人员关系职位之后,出现了一些空缺需要填补;削减职位可能是一种虚假经济。Rumbul 指出,“与开源社区保持良好的关系可以带来巨大的商业回报”。

不过企业还可以通过一些更直接的方式确保商业回报。譬如今年 8 月,HashiCorp 决定将包括 Terraform 在内的整个产品线转为商业源码许可,这一决定在业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同时也引出了一个获得了 Linux 基金会的支持的 OpenTofu 分叉。

HashiCorp CEO David McJannet 在其客户会议上曾对整个基金会模式提出质疑,并表示 Linux 基金会对 OpenTofu 的支持是开源创新的悲剧。这最终可能意味着"硅谷将不再有开源公司"。

Linux 基金会欧洲区总经理 Gabriele Columbro 则评论称,今后可能会出现更多的许可证转换–以及随之而来的分叉:“市场上由风投支持的开源初创公司越多,就越会有一部分公司在某一时刻决定转换许可证,因为这样做对公司最有利。”

他认为,HashiCorp 完全有权利转换许可。但这一事件可能会鼓励用户更多地考虑开源和项目开放治理之间的区别,从而可能会加强基金会的作用。“当你选择依赖某个开源项目时,你可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它是否只是开源,任何一家专有公司都可以随时打我个猝不及防?”

Columbro 指出,使用 Terraform 等产品的大公司可能会面临数十万美元的账单,仅仅是为了弄清许可证变更对公司的影响。"我可以想象,摩根大通或谷歌必须花多少钱才能弄清楚他们在 Terraform 上的立场并进行影响评估"。鉴于大企业(特别是在金融领域)对开源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这些计算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我认为,我们正处于金融服务和金融科技完全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以技术为中心的行业的风口浪尖上,因此也会像大型科技公司那样拥抱开源,将其作为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支柱,同时也是行业结构的核心支柱。"

Percona 社区负责人 Joe Brockmeier 表示,许多执行团队已经在考虑,是否要冒着更大的风险和弊端转而采用闭源模式。

但 OpenUK CEO Amanda Brock 认为,这些并不意味着行业不应该重新审视许可和相关问题。现在正是在持有不同观点的不同派别之间进行更开放的对话的时机,让用户、贡献者和社区之间产生更多的了解。

开源和 GenAI

AI(尤其是生成式 AI)正在给整个科技界和社会带来巨大冲击,“统一战线可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DataStax 开发者关系副总裁 Patrick McFadin 认为,大众对于 GenAI 的隐私问题已经"严重恐慌",这一情绪将导致对 OpenAI 和超级计算机的反抗。“监管开源几乎是不可能的。一旦事情被公开,你就无法对其进行监管。开源[大语言模型]已经存在,它们正在接受训练,而且它们开始变得比 GPT-4 更好,这使得监管它们变得更加困难。”

Brock 没有 McFadin 这么末世论,但也同样严肃。“当我们看到人工智能正常化,人们开始更好地理解它是什么并不再被炒作所影响时,我们将更好地讨论开源的含义以及开源如何融入人工智能”。这将导致“与开源社区及其代表的参与,而不仅仅是公司的参与,这是目前全球的一个趋势。”

她认为,中国参加了在英国布莱切利公园举行的人工智能安全会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表明监管对话正在从主权转移到关注跨界合作。这将产生更广泛的影响,促进国际开源技术行业的发展,其中包括强大的本地生态系统和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合作的熟练劳动力。

开源监管的前景如何?

目前,美国和欧盟都已经围绕人工智能制定了立法和监管,但具体的成效还需等到 2024 落地以后才能凸显。欧盟的《网络弹性法案》也将于 2024 年生效,其最近宣布的修订版貌似降低了对开源的限制,不过最终文本尚未公布。

但要加强科技领域的国际合作还存在很多障碍,美国的制裁已经导致了一些对开源项目的贡献被拒。Rumbul 称,“如果开源只是以美国为中心,或者与美国的外交政策保持一致,那将是非常糟糕的。这不是开源的精神。”

针对开源在 2024 年的可持续性问题,Rumbul 也同样表达了担忧。“开源社区创造了一些精美的东西,但再精美的东西也会被人从桌子上打下来,摔得粉碎。 ”。不过她也认为,虽然"风险"可能比以前更高,但风险并不总是一个坏词,它总是和机遇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