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硬件黑客黄欣国:美国限制 RISC-V 只会适得其反

美国立法者继续施压限制中国使用 RISC-V 的举措已经引起质疑。著名硬件黑客黄欣国近日就针对此事,写了一封至白宫、美国商务部和国会议员的公开信,敦促不要对 RISC-V 技术的共享施加任何限制。

他认为,增添限制只会减少美国对一项重要新兴技术的参与,同时巩固 ARM 作为嵌入式 CPU 近乎垄断的现有供应商的地位。

我是一名出生于密歇根州的美国人,拥有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博士学位。我还是一个设计和制造电子产品的小企业主。我写信敦促你们不要对 RISC-V 技术的共享施加任何限制。

我的产品 CPU 基于开源的 RISC-V 标准。RISC-V 的开放性特别有利于像我这样的小企业。我从开源社区获得工具和设计,并将自己的改进回馈给社区。无障碍地参与这个充满活力的开源生态系统可以降低开销,使我能够在残酷的硬件行业中保持竞争力。

作为一个全球性项目,RISC-V 并不是美国的单独所有,其很多贡献都来自欧盟、印度、中国等地。黄欣国指出,譬如他所使用的VexRiscv,就是由欧盟开发的一个 RISC-V 实现。“对美国人的参与设置任何障碍都只会延缓美国在开发和采用该技术方面的进展。其效果将与立法者的初衷背道而驰”。另一个微妙之处在于,RISC-V 只是一种标准,对既定标准的使用进行监管也不切实际。

黄欣国认为,美国立法者和政策制定者普遍对开源缺乏了解。并表示他最大的担忧在于,美国的这一限制可能会造成寒蝉效应,迫使企业和组织决定不采用或停止为 RISC-V 做贡献,暂停 RISC-V 生态系统的参与。因为所面临的违反美国出口管制的风险太大 —— 包括最高 25 万美元的民事处罚、20 年监禁的刑事处罚和最高 100 万美元的罚款。

“这将使 RISC-V 世界变得更加匮乏:至少来自美国人的创新和贡献会减少,其他人使用它的动力以及开发它的理由也会减少……这将使美国失去强有力的第三选择 ISA。”

此外,黄欣国还认为,美国的这一限制很大程度上将促使中国结束对西方技术的依赖,转而把钱花在自研芯片上。他在信中总结称:

总之,对美国人共享 RISC-V 技术施加任何限制都只会削弱美国作为技术领导者的作用。过于宽泛的限制可能会剥夺教育工作者在美国校园向学生传授计算机知识时使用的流行工具,因为他们担心也会意外地向被禁运的实体传授知识。即使是对RISC-V的狭义限制,也会使那些有可能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科技公司失去获得高性价比、高性能CPU技术的机会,迫使它们向近乎垄断的现有供应商ARM Holdings plc支付专利费,而ARM Holdings plc并非美国公司。这削弱了美国的竞争力,最终损害了美国的最佳利益。

如果政府认为 RISC-V 是一项对美国经济和军事利益至关重要的技术,值得特别关注,那么它就不应该试图通过联邦强制许可制度来限制 RISC-V 的表达,而应该投资于开发更多美国本土 RISC-V 芯片制造商成功案例的项目。在美国现有的法律框架和 RISC-V 合同框架内,公司可以选择开发 RISC-V CPU 的专有实施方案。在美国,有许多公司在开放标准的界限内游刃有余,并有在不需要联邦指导的情况下取得成功的先例: Intel 和 AMD 都是美国工业巨头,它们都是通过专有技术实现原本公开的"x86"计算机标准而建立起来的。美国需要的是对 ARM Holdings plc 的垄断做出回应,而这一回应来自于对接受 RISC-V 的美国公司的投资。

拜登总统,我恳请您:对美国的创新充满信心。相信美国的价值观。不要对共享 RISC-V 技术施加任何限制。我们可以共同努力,创造更多美国芯片制造商的成功案例,同时拥抱言论自由的美国价值观!

公开信地址